当前位置:翡翠原石原石_最新翡翠资讯,原石信息_中翠网 > 翡翠抢购 > 和田玉10年涨价超万倍 升值空间或有限

和田玉10年涨价超万倍 升值空间或有限

文章作者:翡翠抢购 上传时间:2020-01-14

  业内人士称盲目炒作升值空间有限

  

  和田玉石的价值近十年来涨幅超过一万倍,而国际黄金价格仅上涨了235%。疯狂的西部淘金梦里,不仅有商家饥渴的眼神,还有和田玉被打了“催肥剂”的身形。业内人士表示和田玉市场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升值空间值得慎重考虑。

  

  堪比黄金的硅酸盐物质

  

  在烈士陵园西门内不远处的南方石馆里,摆放着各色奇形怪状的石头,沿着顺时针走,在参观路线的尽头灯火特别明亮,这里是西瑶玉池珠宝有限公司经营和田玉的铺位。

  

  西瑶玉池珠宝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张藜泷也将这里作为他所组织的“广州和田玉俱乐部”的聚会场所。每当他们聚会的时候,平日冷清的南方石馆才会喧闹起来。身上佩戴各色玉器的“玉友”在古筝声中侃侃而谈。

  

  这次聚会的话题之一是一尊乾隆御制的象牙雕刻,但和平日一样,这些“玉友”们交流的主题,还是自己最近新入手的玉件。其中,手握玉石滤嘴烟斗的主人介绍着自己如何和一尊形状酷似“外星人”的古玉结缘。

  

  张藜泷在“玉友”圈子里备受敬重。从事和田玉生意的他认为自己“与和田玉很有缘分”。早在1983年,二十岁出头的张藜泷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件玉器,一枚和田碧玉蝙蝠。正是这件玉蝙蝠,给了张藜泷难忘的经历。

  

  刚开始时他不以为然,把玉放在工厂宿舍里,仅作为闲暇时看一下摸一下的消遣。很快,一位香港老板愿意出50万元人民币买下玉蝙蝠,但条件是,他必须亲手带着玉蝙蝠到上海见面交易。

  

  面对这个天文数字,张藜泷才知道这块平日被他扔在箱子里的玉器竟有如此高的价值。不过,在上海,他却没有交易成功,他和玉蝙蝠被警方拿了个正着,罪名是“倒卖文物”。人放了,东西却没收了。以致多年以后,张藜泷仍感叹“这件小东西竟然能引得如此兴师动众”。

  

  疯狂的西部淘金梦

  

  在新疆南部和田市的边缘,每年雪山融水后,这里会出现一条东接昆仑山的河道。几千年来,被洪水从山上冲下的美玉不断沉积在河床附近。最近十年,无数人在戈壁荒滩上疯狂挖掘,一粒葡萄般大小的石子出水后几经倒手,身价飙升上万倍。

  

  十年间,这里上演着中国版的“西部淘金梦”。

  

  1999年9月,张藜泷用5000元购得一块和田玉籽料,开孔显示此玉温润洁白。十年后他以198万元转让,翻了396倍。

  

  2003年,和田市布亚乡挖出一块重约3公斤的玉料,一出水开价就是25万元,头道贩子收了转手就60万元。还没出和田市,几经倒手已升至170万元,最后一手以570万元卖给了北京的一个老板。

  

  2006年,原本从事铅锌重金属开发的张藜泷毅然卖掉矿山,做起开发、加工和田玉的生意。据他的好友分析,这一方面是由于爱好驱动,另一方面,玉石的确是一门“比拼眼力的暴利生意”。

  

  随着近十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玉石被附加了财富、地位、品位的新意义,成为热钱新一轮追逐的奢侈品对象。

  

  广东省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会长佘定常认为,北京奥运以和田玉为原料,制作奖牌金镶玉直接为整个和田玉市场火上添油。尽管奥运奖牌最终选择了产量较大、成本较低的青海玉,但在玉石市场,新疆玉的热潮走向高峰。

  

  金镶玉奖牌方案确定的2006年,正是大型机械进入玉龙喀什河采玉最疯狂的一年。从和田市玉龙喀什河大桥溯流而上的100公里内,在最高峰时,聚集了近8000台挖掘机和20多万挖玉工人。除了机器的轰鸣和工人的身影,河里看不见一丝其他生命的迹象。

  

  涨幅超过一万倍

  

  疯狂的采挖行为最终促使当地政府开始进行整治。2006年,和田地区调集部队,对上百公里长的玉龙喀什河进行了管理,严禁任何人在河道及河床内采挖玉石,并派出直升机进行巡视。

  

  在喀什河禁采后,和田玉市场的炒玉热潮依然激烈。2007年,在另一个俱乐部的内部交换会上,一块6.1公斤的和田玉籽料被一藏家以7.8万元购得。4年后的今天,这块和田玉籽料价格可以轻松翻20余倍。

  

  “黄金有价玉无价”。近十年来国际黄金价格上涨了235%,在中国,和田玉石的涨幅超过一万倍。上世纪80年代价值几百元的和田玉籽料目前的售价高达几百万元。

  

  在2008年出版的《中国新疆和田玉》一书中,作者保守估计当时和田羊脂玉每公斤售价为20万,而有商人认为,这个价格在实际交易过程中往往要乘以5甚至10。

  

  “过去和田玉便宜,是因为只计算了石头本身的硬成本,却忽视了它的社会成本、环境成本”,中山大学宝玉石研究鉴定(评估)中心的丘志力教授分析道,“这就是它这些年价格增长的重要原因”。

  

  河床里籽料禁止开采后,张藜泷把开发目标定在了山料上。2007年,他的团队获得探矿许可,在海拔4000米的昆仑山山脉发现了4个和田玉山料矿点。

  

  与籽料相比,山料的蕴藏量大,但开采难度大得多。“上一次山,人都脱一层皮。”在昆仑山,全年大部分时间都大雪封山。只有6至9月期间,气候稍微好转的时候,张藜泷的采玉团队才上山进行作业。把玉石运下山是另一大难题,2010年,西瑶玉池珠宝有限公司有近两吨的玉石毛料滞留矿区。

  

  在张藜泷看来,自己如此艰难开采的新疆玉石,近年受到外地玉石的冲击。由于形成的地质条件并不复杂,俄罗斯、韩国、加拿大、新西兰等20多个国家地区有丰厚的玉石资源,除了奥运奖牌所用的青海玉外,上述各国生产的玉石都纷纷加入到中国市场,期待从中分一杯羹。这些不是产自新疆和田的玉石都贴着“和田玉”的标签。

  

  佘定常指出,绝大多数的原料买卖在私下进行,行情价格不清晰,来自不同产地的原料价格让商家摸不着头脑。他认为和田玉并没有像翡翠那样形成一个集中、规范的买卖市场。“正因为有统一而规范的市场,翡翠的业内价格比较容易把握。”

  

  在俱乐部的聚会上,张藜泷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和朋友谈起他次日的深圳之行。在今年的深圳“文博会”上,张藜泷出资在分会场里开设和田玉市场。他希望在这个市场上,每个进场的商家都能把自己的玉器标明出产地。

  

  “标明哪件是新疆料,哪件是俄料、韩料,让消费者能够更明白。”佘定常十分认同张藜泷的做法:“翡翠原产地不在中国,它能做到规范化,和田玉也应该可以做到。”

  

  和田玉供应并不匮乏

  

  “和田玉”概念模糊的乱象,其实缘于研究不到位。

  

  在2003年11月颁布的《珠宝玉石国家标准》中,“和田玉”被统一定义为所有矿物成分为透闪石的玉石,自此和田玉成了一种泛称不具备产地含义。“也就是说,和田玉不一定是来自和田。”丘志力教授解释道。

  

  “和田玉是新疆产业界最先提出来要进入‘国标’的,希望它能够成为国家标准下玉石的一个品种”,丘志力教授指出,“但这个名称争议其实蛮大的,社会上还存在着很多不同的理解、不同的声音。在学界,要确定什么是真正的‘和田玉’,其实仍存在问题。”

  

  西瑶玉池珠宝有限公司的总经理陈桂芳再三强调公司经营的全部是新疆和田玉,有着独特的文化含义,比其他产地的好。“新疆玉润白,油性光泽很强,这个是其它的玉达不到的。”

  

  但也有某些商家把“新国标”当作挡箭牌。“有个别消费者投诉说买了青海产的和田玉,并不是真正的和田玉,我们就告诉他这也是国标的规定。”一位玉器店老板说道。

  

  “很多人认为新疆产的和田玉石一定比其它地方更加细腻、润泽,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是误传。鉴定最大的意义在于它是不是软玉,对于产地来源,大家用平常心去对待就可以了。”丘志力说。

  

  丘志力指出,俄罗斯产的玉料也有结构非常细腻的,但一些微小的差别“不足以用来真正作为产地来源鉴定的标准”。“如果来自俄罗斯的料颜色好、质地好,结构细腻、柔润,它的价格也不会便宜。不一定新疆料就比其它地方好,籽料就比山料好。”

  

  同时,丘志力还表示和田玉市场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升值空间值得慎重考虑。虽然玉龙喀什河实施禁采,但广义上的“和田玉供应并不匮乏,盲目炒作有问题”。

  

  根据新疆宝玉石协会秘书长易爽庭的判断,这十几年来,随着地质勘探水平的提高,和田玉新的矿点在不断增加。据易爽庭的统计,和田玉山料的资源量在22万至28万吨之间,每年的开采量在150吨左右。目前,和田地区有3个矿点,储量在2.5万吨,可以开采160多年。这还不包括且末、叶城等地的玉矿,而在这两地的河流上,已经探明尚有可观的籽料资源。

  

  “从总体产量上来说,仅仅新疆的和田玉储量并没有像外界所说的稀缺,山料的储量还是比较可观的。”丘教授总结道。

  

  极致的和田玉与西方珠宝相比,市场价值依然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丘志力认为,文化内涵是和田玉未来发展中很重要的方向。“现在很多工艺大师和他们的作品都未被发掘出来,不是说随便的一个工人做的和田玉都有收藏价值、升值空间。当中国强大起来,能让外国人看到什么,玉文化将是其中一种。”

  
来源:新浪收藏
 

本文由翡翠原石原石_最新翡翠资讯,原石信息_中翠网发布于翡翠抢购,转载请注明出处:和田玉10年涨价超万倍 升值空间或有限

关键词: 翡翠抢购